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烟台日报电子报刊

作者:亚博网址 发布时间:2020-12-02 07:12

  他有点自豪地说: “就在他们一个劲地说杀鸡取蛋的批评声中,第二年,后半城的苹果效益再一次大发展, 收入达到了13.6万元,而八甲呢,这一年收入只有1.9万元。这一年就是1980年, 14个村的苹果收益又增加了百分之五十,两个翻一番半。林业局不承认也得承认,副局长带队搞得不怎么样。正好赶上工作调整,苹果产业改由农业局主管了。这样,县里开会也叫我去了。第二年也就是1981年,我由技术员被任命为公社果树站站长。”

  范国玺一心一意要把观水的苹果发展起来, 结婚以后, 就叫妻子杨希英一起到观水, 去干牟红志管理乔化大树的工作。杨希英是范国玺的同学,是栖霞著名的苹果村丰粟的果业技术员, 她不仅跟本村的技术人员学技术, 还拜烟台第一剪、烟台果树站的李治为师。名师出高徒,什么样的树怎么剪,一个树枝是轻短截是重短截还是极重短截,她一看就知道。她个头矮,特别机灵。身手敏捷,能从这棵树梢上,直接跳到另一棵树上,还能倒挂金钩。范国玺叫她到观水去,当然得把观水排外的事情告诉她。她说:“不怕,我有办法!” 她到了观水,先跟范国玺下乡了解情况,听说王庄有个姓王的技术员剪树技术很好,就前去考察, 王技术员只剪了一剪子,她就看出差距来了。她不动声色,也不动剪子。那时,她还不是公社的技术人员,户口落在后半城,只能在后半城剪树。范国玺就在后半城办学习班,让杨希英传授修剪技术。她剪树的时候,如果有哪个技术员不听当当出难题,她也不放声,直接把剪的条子,像打扒豆一样,一剪子就打到树下刁歪的那个人脸上,再不就打到胸上。她的这一招,就把那些多事的人治住了。后来,范国玺提拔成副镇长,杨希英便成了公社果树技术员。她跑遍了全镇有大树的村,教人们修剪技术,管理果园,受到果农的爱戴。人们看见她穿着红衣裳走在果园里,老远就说:“老范他老婆来了,快去问问她。”杨希英为范国玺赢了一票,但是,观水苹果怎么发展 可不像修修剪剪苹果树这么简单。如果观水的苹果不能有突破,那么,就真的像人们说得那样,“弄得动静不少,等着看玩意儿吧。”

  恰在这时,1979年农业部通过日本农林水产省引进了“长富2”“长富6”和“岩富10”三个红富士新品种。范国玺早就知道,“长富”系列,是日本长野县选育的,“岩富”系列是岩手县选育的。两个系列中,一系是全红,就是苹果熟了以后,整个苹果都是红的;二系是条纹,苹果熟了以后,表面是一道一道红黄相间的纹路。富士苹果,是日本18个专家,经过七代人的选育才成功的。范国玺知道杂交育种难度很大, 更知道红富士的优势是所有国内苹果品种无法比拟的。他赶快从烟台果树所弄来接穗。在观水开展嫁接,第二年,倡导大面积嫁接改良苹果品种。

  到了1983年,他又让全镇果农掏钱到栖霞购买红富士苗木,全面推广红富士。

  在别人看来,这是一项极其危险的工作。 因为早在1957年,我们就引进了普通富士,叫黄富士。但是国内管理的路子不对,就是不结果,引进多少年出不了结果。人们没有找到不结果的原因,也不分红黄,只知道日本的富士不结果。

  可范国玺非要动员全镇发展红富士, 后来他被媒体称为引进红富士第一人。杨希英跟他说:“老范,你别吃着五谷想六谷了,咱现在观水的苹果不是挺好吗?再说, 咱刚站稳了脚跟,谢玉堂又走了,一旦弄出个什么事来,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?”

  范国玺说:“不发展,早晚有人发展,这么看着稳当,等将来人家都开始上了, 咱再上, 那时候,人家说咱没眼光没本事,说啥咱都得听着,只能装聋作哑!”

  范国玺说:“你不用管,红富士在日本结果,到了咱中国就不结果?这是我们管理的不好, 我研究过了,日本的富士与大国光相似,不像小国光杂交的, 所以,咱用修剪小国光的办法修剪, 它哪里会结果?”

  1983年, 范国玺带着全镇的果农到栖霞上紫现头村抢第一批红富士苗子。没想到, 他跟妻子带着一辆辆拖拉机到了上紫现头后,却被苗子钱难住了!

  难道是范国玺要从中提成吗?当然不是;难道是没有买苗子的钱吗?更不是; 难道是别的地方有比这里更好的红富士苗木吗?当然也不是。那么到底是为什么?

  他说:“当时红富士苗子很缺。当年在河南省当省长,1982年他叫河南省畦了一万亩海棠苗,与山东省签订了红富士育苗合同。省里确定,由上紫现头村出高价在全国收购半成品红富士苗,在塑料大棚里高倍繁殖,以每个芽五分钱的价格向河南提供接穗——结果,那年河南发了大水,把原准备嫁接红富士接穗的海棠苗全部冲走了。天灾人祸,没有办法,山东省与河南省签了合同也没有办法。省里林业厅就叫栖霞把全国这点红富士苗弄来家在上紫现头村育苗。全国就这么点资源,栖霞拿着很上心,叫上紫现头育海棠苗,然后嫁接红富士。1983年底,我就发动观水老百姓交钱买红富士苗,种红富士。老百姓当时十分听我的,因为他们种苹果都挣了好钱。全镇那个时候在信用社存款,每年都是20个亿,全镇3600户,有1870户收入超过10万元。同时,我也做了村里的工作,出台了促种政策:谁引进红富士,村里就给谁地种。所以,我一号召,不几天就把钱交到了镇财政所。一个是财政所管这事是正当的工作,二是,我作为镇里的果树站站长不能去接手收这个钱。没想到,问题也出在让财政所收钱上。”


亚博网址
上一篇:路灯杆竟藏数十种功能5G赋能城市生活智慧   下一篇:灯亮暖民心!市城区绿道和公园新增路灯500余盏